1. 首页
  2. 红色革命开先河

曾宝华

作者:sc_dsb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1-06 12:00:00          选择阅读字号:[ ]     阅读次数:

  

  

曾宝华(1898~1930),横岭茂园村人。为了掌管“印把子”而献躯,时年32岁。

  

曾宝华读了五年私塾。由于父亲的教诲和熏陶,让曾宝华了解了许多黑暗的社会现状。18岁那年,在父母的撮合下曾宝华与江氏成家,次年生一子。在家庭相对红火时,当地豪绅冯久远、曾贞林等人,乘曾宝华外出“挑脚”谋生之机,先后栽脏、嫁祸逼死曾宝华的父母。更为恶劣的是对其妻江丁秀进行污辱、调戏,施行强奸,江氏无颜见亲人自缢而亡。曾宝华含恨挥拳打得冯家众家丁滚的滚,爬的爬。族长曾贞林对其进行“裁决”,肆闯民宅作盗。曾宝华悲怆万分,要与曾贞林拼个你死我活,洞达世明的老人劝说:“胳膊拧不过大腿,牛犊敌不过狼犬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”曾宝华在乡亲们的劝说下,含泪托孤把四岁的儿子给叔母,流落到万安,寻觅报仇雪恨的道路。

  

1925年,广州国民政府成立,所有的军队都改编为国民革命军,曾宝华在广东参加了国民革命军,少年拜师学的拳术在部队得到充分的显示,领了一杆枪,当了一等兵。1926年秋季北伐军打到遂川,曾宝华报仇雪恨的日子终于来到了,带兵征收土豪劣绅的军需款,横岭乡茂园村的地主豪绅冯久远、曾贞林、曾智水、曾信圭等都是被征对象,杀了他们的猪,清了他们谷仓,罚了他们的款,为穷人消了怒气。

  

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后,曾宝华含泪离别北伐军回到万安乡下种田。在苦难的日子里,曾宝华没有忘记共产党,没有忘记革命,他和万安地下党组织保持联系,在遂、万两县党的组织下参加了遂川劫牢战斗。

  

1928年1月,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进驻遂川城,点燃了遂川的星星之火。横岭乡茂园村全坑一片红,被命名为“全安乡”。曾宝华听到音讯后带着妻子郭桂英从万安县回到了老家茂园,看到家乡革命如火如荼,他十分兴奋,亲自带领穷苦农民冲进大土豪郭老会家杀猪、担谷、没收家产,所有的土豪劣绅被这一壮举所震惊,都灰溜溜的成了过街老鼠。

  

曾宝华从农协会主席李邦万那里得知全安乡苏维埃政府没有公章时,说:“得马上刊刻,公章就是印把子,不能没有。”李邦万说:“你读过书,断文识字,给起个图样吧!”曾宝华接受任务后,反复琢磨,终于拿出了清样,经主席认可,次日请最精的木匠刊刻好公章,乡亲们细心地抚摸着这颗大印,万分激动地说:“我们穷人的一切都和这颗大印联系在一起。”

  

1930年10月,陈毅、邱达山、毛泽覃率红军进入遂川。横岭乡茂园村在陈毅、毛泽覃的领导下,将原全安乡苏维埃政府改名为“遂川县第三区第十三乡苏维埃政府”,曾宝华被选为赤卫队长,其妻郭桂英被选为第三区妇女主任,曾宝华连夜设计政府公章图样,第二天就交付使用。人民行使神圣权利,曾贞林、郭老会、冯久远等,在赤卫队员的解押下,戴高帽,挂牌子游村示众,大长了农民的志气,煞了土豪劣绅威风。

  

1930年冬红军离开后,遂川重新陷入危险之中,茂园村也不例外,以郭老会为首拼奏流氓地痞杀回茂园,曾贞林等八位刽子手密谋于暗室,点火于团伙,疯狂叫嚣:“给曾宝华算总帐的时候到了,不搞掉他,一条坑都下场,马上动手!”在一个冬季的深夜,八名刽子手点着火把,手持木棍、大刀、锄头冲进曾宝华的家,狂叫“曾宝华,投降吧,交出印把子,不然打死你!”曾宝华说:“要我投降,青天白日做恶梦!”顿时一阵木棍落在他身躯上,刽子手曾智永抽出大刀,对准曾宝华的肚子凶猛刺去,顿时曾宝华倒在血泊中。曾贞林歇斯底里地说:“斩草不除根,后患无穷,我看把他的老婆、儿子一起干掉,叫他全家死绝!”曾尚清等人冲进曾宝华家把母子拉到桥上,曾永智举起大刀和锄头砍向郭桂英,砸向曾长生,母子俩随即倒地,歹徒们将曾宝华一家三口埋在一个坑里。更为残忍的曾贞林,曾尚佐一伙在事隔不久,又将三人尸体挖出来,碎尸后用箩筐挑到山上用柴火烧尸灭迹。

  

解放后,党和人民为纪念惨遭杀害的曾宝华、郭桂英和小生命曾长生,在烈士遇难的地方,修建了烈士墓。